郑义: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文/郑义

 

德国有位水利专家王维洛,将近十年前,就出版了一本批评三峡工程的书,书名是《福兮祸兮──长江三峡工程的再评价》。这本专著,可算是对三峡工程最全面最权威的批评了。大陆不能出,只好在台湾出,自然是影响不大,可惜了。但他多年来陆续发表于海外报刊的文章却影响很大。他紧盯著三峡工程一举一动,一次又一次发出警讯。如果我们这个民族还懂得记恩,将来应该授予王维洛先生一个称号:”三峡卫士”。几年前,我去德国时曾向他请教。我还记得他带我去参观附近的一座水库,一级船闸和一台巨大的升船机。就在那个船闸边上,他向我苦苦证明三峡水库的水面决不是水平的,而是一个将翘起来淹到重庆的曲面。道理很简单:没有水位差,水库里的水不会流动。最后,我总算是接受了他的意见,但似是而非的常识却总使人心存一丝怀疑。

最近几天,王维洛接连发表了两篇文章,一论、再论”红线的崩溃”,那似是而非的常识被扫除了,现在我开始焦虑我的家乡重庆的命运。所谓”红线”,指的是三峡工程的移民迁移线。三峡大坝正常蓄水位是海拔175米,再加上2米的风浪保险,搬迁线的标高就是177米上下,是一条等高线。王维洛为何说这条红线将要崩溃呢?因为他以大量事实证明了一个可怕的结论:三峡水库的淹没线不是一条等高线、水平线,而是一条一直翘上了重庆市城区的曲线。

2001年11月30日,长江水利委员会库区处汪小莲总工程师公开发表了一个报告,证实三峡水库蓄水后各处水位不同,越往上游,水位越高。到了水库末端的涪陵李渡镇,水位为海拔169.4米,也就是说,在距三峡大坝将近500公里的地方,水位比大坝处高出了34.4米。这个数字的条件是:三峡水库蓄水至海拔135米,二十年一遇的洪水。

有些中国人说的话很难听懂,得翻译一下。说蓄水135米的时候,500公里处水位是将近170米;–换句话就是说:三峡水库正常蓄水175米的时候,距坝址500公里的涪陵一带水位就可能高达210米了。当然,水位越高,过水截面越大,水位肯定上不到210米,但极可能在200米上下,那么,再往上游走100多公里的重庆市会怎样呢?海拔200米是重庆朝天门码头最上面一级台阶的标高,这个标高就是重庆的安全线。一旦淹到这个位置,重庆也就算淹得差不多了。汪总工程师的计算还有一个条件,他算得是20年一遇的洪水,如果来的是50年一遇的洪水呢,水位就会再高,重庆可能就要淹光了!在这种情况下,水库只好不蓄洪,以确保重庆安全。早知道如此,又何苦往长江里扔那么多银子呢?

应当使国人心惊的是,这不仅仅是一个理论测算,而是一个经验的事实。王维洛先生举出葛洲坝水库、黄河三门峡水库、北京官厅水库、新安江水库等十余座水库的例子,证实水库水位绝对不是一个水平面,而是一个尾巴翘起来的曲面。

其实,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有关三峡工程利益集团的利益问题。在三峡工程论证报告中,泥沙组则认为三峡水库的蓄水面是个曲面,而且水力坡度不算小,这是为了论证泥沙淤积问题可以解决;移民组则认为三峡水库的蓄水面是个平面,这是为了减少帐面上的移民人数;航运报告说三峡库区水位升高的范围大约700公里,因为如果不淹到700公里,三峡工程的目标之一–万吨船队直达重庆–就不能实现;在同一个可行性论证报告中,移民淹没范围长度为565.7公里,也是为了从账面上减少移民数字;总而言之,一切都以蒙混过关、批准上马为准。

现在我们应该想想了:戏法快变完了,我们该拿这些大骗子、大窃贼怎么办?

 

原载 博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