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洞庭湖之死

 

文/郑义

 

十月下旬,洞庭湖陷入了严重枯水。据湖南水文部门报告,23日上午8时,湖南省城陵矶站水位仅有21.71米,洞庭湖水位已降至60年来历史同期最低值。

这个水位自城陵矶有水位记载以来是非常罕见的。低于23米的同期水位,仅在1959年和1972年出现过。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综合处处长陈文平先生对记者说:“进入八月份以来,流入洞庭湖的湘、资、沅、澧及周边水系地区持久干旱少雨,长江三峡试验性蓄水部分截留长江水流是造成洞庭湖水位持续超低的主要原因。”

为此,三峡水库紧急放了一部分水以缓解洞庭湖水位不断下降趋势。但是,靠那么一点水量根本无法解决问题。昔日浩瀚无际的湖光美景,如今已无处寻觅。

每年十月,是洞庭湖捕鱼的黄金季节。由于大片的水域干涸,目前洞庭湖内几乎无鱼可捕,当地的大多数渔民已经改为捕虾了,许多渔民不得不考虑另谋生路。

   国内《新华》网站报导这条消息时侯说:“中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正陷入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水危机。”这句话没有字面上的错误,但是可圈可点。   洞庭湖的超低水位也给航运带来了严重影响。进入十月份以来,几乎每天都有外地船只误入浅水区而搁浅,往来船只触碰事故也频繁发生。在岳阳港码头,千吨级以上的货船由于水浅已经无法靠岸了。

第一,洞庭湖历史上一直是中国淡水湖泊之首。只是在最近二、三十年间才屈居第二的,把第一的桂冠让给了鄱阳湖。自中共建政以来,洞庭湖就开始快速萎缩。原因何在呢?主要是淤积和围垦。

长江以及湖南省的湘、沅、资、澧四水每年入湖泥沙剧增,使洞庭湖湖底最大的局部每年淤高达几米。长此以往,有多少年可以淤积呢?

对于洞庭湖还有一个极为严重的人为灾难,就是围垦。以粮为纲,渔水增地,从湖泊中用堤坝围出了许多低于水平面的耕地,使洞庭湖的面积与容量都急剧地减少。

对洞庭湖的现状有人大为感慨。其实认真地看一看资料,所谓“风帆满目的八百里洞庭”,早已不复存在,早就退化为几个支离破碎的小湖泊,早已经是“冬路夏水”,也就是枯水的季节是陆地、洪水季节才是湖泊,成了季节湖。

第二点评论是现在洞庭湖的水危机,最直接的因素除了森林植被被破坏、江河洪枯交替、天一旱就见底,还因为三峡大坝蓄水要抬高水位,把长江之水送到北京,就是所谓的“南水北调”。

在三峡工程尚未动工之前,早就有专家警告,说长江之水有限,等二、三十年之后,长江的水也不够长江流域用的了。三峡水库现在议论很多。今年盛夏时节重庆大旱,守着三峡水库,人畜无水。到了秋天,九、十月份,又因为大坝蓄水,下游水源不足,竟使八百里洞庭湖心见底,新闻是这样报导的:

“在三大保护区的核心区内,几乎看不到完整的水面,除了在东洞庭湖的大西湖和南洞庭湖的莲花坳还有部分的水面外,许多地方‘如同一片干裂的荒漠和戈壁,’只留下湖底深深浅浅的车轮痕迹。”

洞庭湖之死最确切的原因是水库之灾。除了三峡,整个长江流域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建起了4.6万座水库、快5万了,就是长江也逃不脱彻底枯竭的命运。(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原载 自由亚洲电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