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文/陈奎德

 

西方价值与制度形态向东方推进的另一个重大历史后果,就是导致东方诸国兴起了现代民族主义。民族主义虽然也是现代化的衍生物,但在其崛起的历史过程中,宪政发展与民族主义之间的互动关系是相当复杂的。在不少时间里,二者的关系的是负面的,民族主义往往抑制了宪政的推进。

就中国来说,「五四」的另一产物,即现代中国民族主义。与五四的自由主义相比,它实际上更深地影响了中国的现代进程。中国近代的激烈的反帝国主义浪潮,在很大程度上是五四学生运动传统的发煌。

1919年5月4日,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巴黎和会凡尔赛和约,竟然把原来德国拥有的山东租界移交给日本。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竟受到如此不公正和屈辱的待遇。消息传到北京,北大及其他学校的三千多名学生立刻集合在天安门游行示威,要求取消日本对华的「二十一条」,收回山东租界,拒绝和约签字。他们火烧赵家楼,拳打驻日本公使,北京政府逮捕30多名学生,全北京学生立即总罢课,并通电全国,于是发展到上海、天津、南京、武汉、杭州、广州、九江和山东、安徽等地工人举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政治罢工,商人罢市并抵制日货。在全国强大压力下,6月6日至10日,政府被迫释放被捕学生,撤去负有责任的官员曹汝霖、陆宗舆和章宗祥的职务,并于28日拒绝在和约上签字。

这一爱国运动的显著特点是,它是由知识分子所发动和领导的。这些人正是1905年废除科举制度后受新学校教育或留学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读书人,是清末宪政改革的产物。他们有一定的世界眼光,对当时中国所处的国际地位和环境有所了解,从而有一种忧患感和民族危机感。他们把富国强兵看作最高的目标,千方百计试图与列强一争高下。他们的心态与行为,极大地强化了中国近代的民族主义。

同时,如前所述,当时,在邻居俄国,又发生了1917年的十月革命,诞生了世界历史上的第一个依照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国家意识形态的政权,列宁把该意识形态改写为非西方的殖民地国家反抗西方宗主国的意识形态。这一意识形态很快传入中国,在当时中国很多先进知识分子看来,它既是西方传来的最新「科学」,又是本民族反对西方列强的武器,所以非常投合他们的科学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心理需求。这种反西方的“西化”,支配了相当一批中国知识者。因此,五四新文化运动中的自由主义声音很快就减弱了。这一点,造成了深远的历史后遗症。

 

原载 自由亚洲电台

評論